【宿缘】(01-02)【作者:Karrigen01】   都市激情 
字数:8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宿缘】(1,2)

  看了那么多色文,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能写一些符合自己口味的。写文章这东西,看似简单,真正写起来才知道其中的艰辛,顿时感到那些大神是多么的伟大。
  因为对于整篇文章有了详细的构思,所以文章中有些莫名其妙的内容是关系着未来的伏笔,给大家带来阅读上的麻烦还请见谅。

  先发出两篇供大家识读,希望大家可以给我多提些意见,我会努力学习,尽量完善我的作品。谢谢。

              第一章春宵一刻

  经过了四年的爱情长跑,我和羽终于在今天登记结婚了。在一顿美妙的烛光晚餐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拉着羽回到了家里。

  羽今年22岁,身高158,娇小玲珑,温柔可爱。虽然她个子不高,但身材却很好。一身大红旗袍礼服将她高耸挺拔的乳峰,盈盈一握的纤腰和饱满浑圆的丰臀勾勒地淋漓尽致。而大露背高开叉的设计更是让她从一个清纯少女变身为性感女王。

  此刻,羽正坐在床边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们的结婚证书。望着她那因为酒精作用而格外红润的俏丽面庞,我咽了口口水,紧挨着她坐下。

  「老公,明天中午哥哥喊我们去吃饭,你可别忘了。」羽温柔地叮嘱我。「我看霞姐最近憔悴了许多,哥哥的气色感觉也不好,他们最近还很奇怪,经常一起去外地,问他们干什么也不说。」羽补充道。「哦?我最近忙着论文,还真没注意,明天一定好好问问。」我一边回应,一边伸手搂住羽纤细的腰肢。
  「好啦,咱们不说别人了,正事儿要紧。」我将羽的身体扳向自己,凝视着她的眼睛。「老婆,你今天可真美,无论是排队领结婚证,还是晚上在餐厅,所有男人都在盯着你看,没有人能抵抗得了你的魅力。」「怎么,别的男人盯着你老婆看你很开心吗?」羽娇嗔着,随手将结婚证放在床头柜上。

  「那当然了,我娶了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是希望别人羡慕嫉妒恨的啊。」我调笑着吻住了她的唇,羽也给予了热情的回应,唇齿相拥,两条舌头灵活地纠缠在一起,我们纵情地拥吻着,直到感到呼吸不畅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臭流氓!」羽轻轻地锤了一下我的胸口。「老公,我们先洗澡好不好,忙了一天脏死了。」「我等了四年,现在一秒都等不及了。老婆,等会儿我亲自服侍你洗澡。」说罢,我微微使劲,将她扑倒在床上,跟着俯下身子,吻在她的额头上,又沿着她的鼻梁,一路吻过她光洁的面颊,最终落在她的耳朵上。

  我将她精致小巧的耳垂含在嘴里,轻轻地舔咬着,右手也不闲着,尽情地揉捏着她的双峰。两处敏感点遇袭,羽也开始动情了,她大腿紧绷,腰肢开始微微扭动,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呢喃。

  「啊,不要!」羽惊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裙摆,「老公,不要摸那里。」她闭上双眼,羞涩地恳求着。原来我的右手离开了羽的乳峰,一路向下,顺着旗袍的开衩偷偷地潜入了羽那从未开发过的秘境。「老婆,我要你!」我没有坚持,而是再次吻住了羽的双唇。

  「嗯!」羽也坚定地回应着,一边回吻,一边用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拥抱,接吻,我和羽恨不得能融化在一起。我们也都清楚,离真正的水乳交融,只有一步之遥了。

  「宝贝儿,今天居然穿着丁字裤。」虽然未能长久驻足,但也足够我分辨出羽今天居然大胆地穿了一条丁字裤。「讨厌,」羽羞红了脸「以后再也不穿了」。
  「那可不行,」我微微一笑,「以后每天都得穿。」我一边调戏着羽,一边将手伸到她的身侧,想把她的衣服给解开。可是越忙越乱,女人的衣服设计的也太奇怪了吧,我摸了半天,都没找到扣子在哪儿。「咯咯,老公,你轻点,我好痒。」羽笑着打开了我的咸猪手。

  「笨老公!」她娇媚地白了我一眼,自己解开了暗扣,又把拉链给拉了下来,还体贴地把手伸进怀里,将硅胶魔术内衣给拿出来扔在一边。

  「汗,女人的东西可真麻烦,以后一定得好好学学。」我心里想着,嘴里却说:「谢谢你亲爱的,老公今晚一定鞠躬尽瘁让你满意!」说着便拉开了羽的衣襟,两只C罩杯的小白兔顿时欢快地跳了出来。

  虽然我已经把玩过无数次,但面对此时此景我依然不能自已。我伸出双手牢牢地捉住那两只玉兔,让她们在我指间变幻出各种形状,嘴也不闲着,将两粒粉红色的娇嫩葡萄轮流含入口中,用舌尖轻扫,用齿尖轻咬。

  羽呻吟着,双手环抱着我的脑袋,用力将我的脸按在她赤裸的胸膛上,仿佛要将我按进她的身体一样。

  我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涨的发痛,便站起身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在羽的惊呼中,一根硕大的阳具就这么昂然地矗立在我的腰间。说真的,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的阳具居然会变的如此之大,比正常手淫的时候还要大好几分。
  血管虬结突出,仿佛一条巨龙盘在阳具之上,而龟头更是涨的发亮,犹如一粒紫色的鸡蛋。鬼精灵的羽仿佛害羞似的捂住了双眼,却透过指缝偷偷地向外看。我站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将她扶坐起来,龟头很不老实地在她的乳房上戳来戳去。

  羽伸手握住了我的阳具,打量着感叹道:「老公,这东西怎么这么大啊?」我骄傲地挺了挺胸,小兄弟也跟着点了点头。「是啊,宝贝儿,这么大才能让你舒服啊。亲爱的,用小嘴巴帮老公舔舔呗?」

  羽摸了摸我的阳具,犹豫了一会儿,哀求地看着我说:「老公,我怕,以后再说好不好啊。」我也不勉强,来日方长嘛。趁她不注意,又将她扑倒在床上,双手一起,将羽剥成了一只小白羊。

  虽然和羽也嬉戏过几次,但羽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全裸过。看着她赤裸的雪白酮体,我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惊,定在那儿不知该做什么。这时羽却放开了,不仅不羞涩,反而挺着胸跟我对视着问:「老公,我美吗?」

  「美!」我深吸一口气,再也无法保持淡定,扑在了羽的身上,疯狂地亲吻着她白皙光洁的冰肌雪肤。从额头一路向下吻到腰间,又从脚趾一路向上,顺着大腿从外向内,最终来到了羽身体里最神秘的地方。

  一条细细的红线缠绕在羽纤细的腰肢上,一只绣成的蝴蝶静静地落在她的耻骨上,我分开羽的双腿,这条丁字裤居然是开裆的,羽的桃源秘境被两条丝带勾勒出来,就这样第一次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的阴部几乎都是粉红色的,阴毛并不多,只有稀疏的几根。

  此时羽的阴户已经完全湿透了,粉红色的蚌肉如同抹了油一样晶莹透亮,还带着透明的泡沫。上端一个小豆豆高高地凸起,中间一个小孔若隐若现。

  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指伸进小孔试探一下,才刚触到嫩肉,羽就像是触电了似的浑身一颤,用从来没有过得声音,仿佛哭泣一般地说道:「老公,别摸了,快进来,给我吧,我要!」我的阳具也是涨的不行,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前戏了,直起身子,挺起长枪,开始向羽的阴部进发。

  可没想到实践总是很难,虽然我也看过几部日本片,刚刚也研究了一下羽的阴部,但临门一脚才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的龟头都只能在羽的阴户外乱撞,就是找不到进去的路。羽被我摆弄的娇喘连连,像一条蛇一样在床上扭动,下面早就成了汪洋大海,连床单都浸湿了。没办法,我只好低三下四的对她说:「老婆,我总是进不去,你帮帮我吧。」

  羽此时已经完全迷失在欲望中了,没有心情埋怨或是挑逗我,反手拿来一个枕头垫在腰下,双腿尽力张大,几乎成M型,两只手分别扣住自己的大阴唇向外掰开,将粉嫩的阴道口彻底的暴露在我面前,口里催促着:「老公,快点,快点,我受不了了!」我不敢怠慢,一只手扶住她的腰,一只手扶住阳具,对准了蜜穴挺腰直入。「啊,老公,你轻点,疼!」我的龟头仿佛被一层坚韧的东西拦住了,这就是处女膜吧。

  我俯下身搂住羽,又和她吻了几秒,轻声地安慰她:「老婆,你忍着点,一下就好。」「嗯,老公,你来吧。」羽回应道。我再度起身,双手扶住了羽的纤腰,使劲往里一挺。

  「啊!」我和羽同时叫了起来。羽是因为疼痛,而我则是情难自禁地发出了幸福的呻吟。在插入的那一刻,我整个人仿佛进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崭新世界,阳具被一种温软湿热的感觉紧紧包裹着。我没敢再动,而是伏在羽的身上,用舌头舔去羽眼角因为疼痛而涌出的泪水。

  此时,不需要任何动作,只是拥抱,只是接吻,我们之间再无任何间隙,真正的结合在了一起。吻了不知道多少次,我抬起身,凝视着我的爱妻。

  「老婆,我动一动好不好?」我问道。「嗯。」,羽哼了一声。「老公,慢点儿」。她又嘱咐着。我将阳具微微拔出了一点,又轻轻地顶了回去。「啊!」羽又叫了起来,可这次并不急促,反而给人一种悠长转折的感觉。「还疼吗?」「嗯,但很舒服。老公,没事儿,我要。」

  羽呢喃着,两手紧紧地握住我的臂膀,双腿像枯藤一样缠在了我的腰间。我放下心来,开始慢慢往复运动着,羽雪白的身躯仿佛被晚霞映照一样,披上了一层红纱。看着羽迷蒙的双眼,泛红的肌肤,翻动的乳浪,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骄傲和自豪,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征服感吧。

  伴随着羽的娇喘和呻吟,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更是将羽的双腿架在我的肩上,开始疯狂地抽插,大概一百多下之后,突然羽哀鸣了一声,浑身紧绷,我的阳具仿佛被一个漩涡紧紧地吸住,接着便是一股热流浇在上面。被这股热流一冲,我也控制不住了,感觉腰眼一酸,第一次就这样把精液全部射在羽的体内。
  羽仿佛昏了过去似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轻轻地抽出阳具,只听「啵」的一声,就好像拔出塞子一样,乳白的精液混合着几缕血丝从羽的阴道口流了出来,在雪白的床单上留下了爱的印记。

  简单的帮羽清理了一下,我仰躺在床上,把羽搂在怀里。羽将头枕在我的胸口,侧着身子抱着我。我们两个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句话也不想说,一个指头也不想动。整个房间寂静无声,只能听见两颗心脏在强有力的跳动。

  「老公,我好幸福。」羽将脸埋在我的怀里。「我也是,老婆。」「老公,你弄得人家好舒服,谢谢你。」「傻老婆,这有啥好谢的,老公也很舒服哦。」「嗯。老公,我们每天都做好不好?」「当然了,每天都做,这辈子每天都要做,一天都不能少!」

  「切,大傻瓜。怎么可能啊?」「跟别人是不可能的,但我有你这个仙女老婆,每天都会忍不住想要做的哟」「嗯。老公,我爱你,你是我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老婆,我也爱你,一生一世都爱你,永远都不会变。」

              第二章梅开二度

  「宝贝儿,水放好了,去洗洗吧」温存了一会儿,我起身去浴室放了一缸热水。「老公,人家动不了嘛,要抱抱。」羽没有盖被子,浑身赤裸地蜷在床上,媚眼如丝,对我撒娇道。

  「美丽而尊贵的公主陛下,今晚就由你的守护骑士我来服侍你吧。」我笑着走到床边,左手揽住羽的肩头,右手穿过她的膝弯。羽顺势双手环住我的颈子,堪堪85斤的娇小身躯,我不费什么力气就把羽给抱了起来。「宝贝儿,听说有一种做爱的姿势就是我站着抱着你做,咱们要不要试一试啊?」

  「哼,色狼,才不理你呢。」羽腾不出手教训我,只能轻轻地咬了一口我的胸膛,羞涩地抗议着。我哈哈一笑,抱着羽走进了按摩浴缸。

  我靠坐在浴缸的边缘,羽背靠着我半躺在浴缸里。我享受着水流的冲击,两只手在羽的酮体上下游走。或抚,或揉,或捻,或捏。我想用手感受羽的每一寸肌肤,将它们牢记在心里。「臭老公,你的手在干嘛呢?」羽不满地扭了扭身体,向我抗议道。「再帮你按摩啊,我亲爱的小公主。」

  我故作正经。「哼,流氓。」羽娇嗔着,却没有丝毫躲闪的意图,反而静静地躺在我怀里,一脸幸福地享受着我的爱抚,只是偶尔当我触碰到她的敏感带时,才会扭动一下身躯,发出几声猫叫似的哀鸣。每当羽感到情动,她就侧过头吻住我的嘴唇,我也不甘示弱,激烈地回应着。

  我们每次接吻都像是生离死别一样,就是吻不够,总是要到实在无法呼吸无法坚持,才依依不舍地喘着粗气分开。水声,呻吟声,喘息声在小小的浴室里此起彼伏,交织成一曲美妙的乐章。

  「老公,谢谢你。」羽温柔的望着我,眼波流动。「在我最无助最失落的时候,你不仅不嫌弃我,反而还开导我安慰我,将我拯救回来。」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吻住了羽的双唇,思绪飘到了远方。我和羽的哥哥风是大学同学室友加死党,两个人臭味相投情同手足。风对我的双胞胎姐姐霞一见钟情,发动了猛烈的攻势,最终抱得美人归,大学一毕业两人就结婚了。

  可没想到差点闹出大乱子,羽比风小五岁,一直对自己的哥哥充满好感,从懂事起就总是跟在风身后转悠,还多次宣称长大之后要给风做新娘。大家都以为是童言无忌,也没放在心上。可当风回家宣布婚讯时,羽梦想破灭,羞恼之下竟然用绝食宣泄自己的怒气,不吃也不喝。

  羽的家人想尽各种办法都无济于事,最终还是去风家做客的我出面,才成功开导了羽,让她打消了厌世的念头。本科毕业之后我继续攻读本校的研究生,而一年之后羽也追逐着我考了了同样的大学,我们的感情在校园生活中慢慢升温,最终走在了一起。今年羽本科毕业,我也拿到了博士学位,便顺理成章的登记结婚了。

  「老公,其实霞姐并不像你说的那样啊,她还是很关心你的。」吻毕,羽靠在我的怀里说道。「有机会你跟她好好聊聊,我想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哦,我姐用了什么手段把你给收买了啊?」我刮了一下羽秀挺的瑶鼻。羽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变得通红。她转过身,跪坐在我面前,搂住我的脖子,将嘴凑到我的耳边,生怕别人偷听似的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老公,霞姐可细心了,她知道我们两个都没有经验,怕我们不顺利,上周我回家她教了我好多东西呢。」

  羽说不下去了,羞涩地将头放在我的肩上。胸口感受着双乳的挤压,手中感受着翘臀的弹性,我心中一荡,在羽耳边笑说道:「原来垫枕头和掰小穴都是姐姐教你的啊,我说你怎么那么熟练呢?难道那条开裆丁字裤也是姐给你的?」「哼,不然呢。」

  羽白了我一眼,「我怎么会买那种东西。而且我又不像你,还看过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日本片子。」她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脸。「看了那么多结果还啥都不会,笨老公!啊,你怎么又戳我了。」

  羽刚刚还在调戏我,突然惊叫起来。原来我的脑海里突然无法抑制地涌入了我姐给羽上实践课的香艳场面,阳具休息了这么久,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又昂首挺胸起来,正好戳在羽的阴户上。羽捉住我的阳具,上下套弄了几下,给我抛了个媚眼。「大色狼,我还和霞姐学了几招哦,你想不想试试啊?」「当然想了,」我伸手在羽的阴户上摸了一把。

  「不过老婆,你可以吗?要是疼咱们就歇一晚。我不急的。」「没事儿的,老公」羽吻了一下我的脸,「霞姐说每个女人都不一样,我就刚开始特别疼,很快就好了。现在都不怎么疼了,只是有点儿肿。」

  「嗯,宝贝儿,我会温柔点儿的。我们开始吧?」我不老实地搓揉着羽的乳房。「老公,我不习惯这儿,你抱我回去吧。」羽恳求道。「遵命!」我迫不及待地又将羽抱了起来,走出浴缸。

  相互擦干身上的水,我按照羽的吩咐躺在了床上。羽摸索了一会儿,从床头柜里找一个小包,走出房门,笑着对我说:「老公稍等哦,我很快就回来。」这种等待果然是最让人心焦的,大概过了十分钟,羽穿着浴袍回来了。

  「老公,我美吗?」她爬上床,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一边解开了浴袍。我猛的咽了下口水,眼睛瞪得跟铃铛一样,鼻血差点飚了出来,小兄弟像吃了伟哥似的,竖的笔直。

  羽实在是太美了,她上身是一件黑色肚兜,近乎透明的肚兜下,羽曼妙的身材一览无余,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正好落在胸前,行走之间,嫣红的两点若隐若现。下身只围了一条轻纱,轻纱下依然是一条丁字裤,一朵鲜红的牡丹在羽的股间绽放。

  羽轻轻地跪在我的身边。「老公,让我准备一下。」晕,这么好的氛围,羽竟然一脸纯真地开始发呆。她的身材是如此的火爆性感,脸上却是如此的认真清纯,天使和恶魔此刻居然在羽的身上融合在一起,真是人间尤物。我刚想伸手将羽的乳峰握在手里,羽回过神,打开我鬼鬼祟祟的手。「好了老公,乖,不要乱动哦。」

  她深吸了一口气,好似鼓足勇气似的,俯下身将我的阳具握在手里,张开樱桃小嘴,把龟头含了进去。「呸呸呸!」我刚要发出幸福的呻吟,羽就将龟头吐了出来,一脸嫌弃。「老公,你那上面是什么啊,黏黏的恶心死了。」

  原来我的龟头上,早已因过度兴奋分泌出大量的前列腺液。「宝贝儿,那是正常的啊,你要是嫌恶心就别弄了。」我搂住羽,安慰道。「没事儿老公,我只是没准备好而已。你躺好。」羽一脸坚定,将我按倒,又俯下身含住了我的阳具。
  说实在的,和我看过的那些黄色小说描写的完全不一样,也许是羽技术太差,我并没什么舒服的感觉,羽就只是将我的龟头放在嘴里上下顶动而已。偶尔还会刮到牙齿,疼得我倒吸一口凉气。可是,看着羽那专注的神情,我的内心充满着骄傲和宠溺,这就是我的老婆,一个无论如何都会尽力去爱我的老婆。「累死我了,嘴都酸了。」

  羽打断了我的抒情。晕死,你这也才一分钟啊,老婆,我真是白为你骄傲了。羽凑过来,紧紧地吻住我的嘴,小舌头一个劲儿往里钻,我刚张开嘴回应,一大口口水就送了进来,差点没把我呛到。

  「咳咳咳」我咳了几声。「老婆你干嘛呐?」羽一脸傲娇「我也让你尝尝味道嘛。」汗,被小丫头耍了。我一翻身将她按在身下,肆意地痛吻,良久才分开。
  羽喘了口气,坐起来调整了一下呼吸,又重新把我按倒。「老公,你躺好不要乱动。」说着她爬到我的腰间,伸手扶住我怒挺的阳具,想要慢慢地坐了上去。我吓了一跳,伸手将她拉在怀里。

  「你疯了啊,就这么放进去。」虽然没有实践经验,但通过这么多年大学宿舍卧谈会的熏陶,一些基本的理论知识我还是有的。「都没湿你怎么放?」我生气道。

  羽羞红了脸,像小猫似的将头在我胸口蹭了蹭。「老公,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和你在一起,我都特别开心特别舒服,只要你抱抱我摸摸我亲亲我,下面就跟止不住似的往外流。」

  说着,她捉住我的手探入了她的轻纱下,在羽的呻吟中,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阴户,果然,入手处一片湿滑,羽的整个阴户都像是泡在水里似的。我将手抽回,将手指含在嘴里,舔着羽的淫水。羽连忙按住我。「脏,老公。」「怎么会呢,我老婆身上才不脏呢。」我将手指都舔了一遍,看着羽说道。

  「老公,我想要。」羽娇声说道。「嗯,宝贝儿慢点。」我松开手,羽再次一手撩起轻纱,一手握住了我的阳具,慢慢地坐了下去。这次和第一次明显不同,虽然羽的阴道还是很紧,但没有了阻碍,进入还是顺畅了许多。

  先是龟头,接着大半根阳具都慢慢地被羽所吞没。「好舒服。」羽一边呻吟,一边慢慢上下起伏,她还是很小心的,总是留大概三分之一的阳具在外面,没有全部放进去。我双手放在羽的肋骨下缘,感受着羽的乳峰随着她的动作而波动。
  渐渐地,羽适应了我的阳具,上下起伏的浮动越来越大,每次起伏,我都可以感受到乳房的弹动。我忍不住了,将羽的双峰抓在手里,一边揉捏,一边用手指抚弄着她的乳头。羽越来越兴奋,终于使劲一坐,将我的阳具整根吞了进去。「老公,顶到底了!」羽撑着我的胸口,呻吟道。

  「好舒服,好大,好涨。」羽似乎用尽了力气,我便接了过来,双手把玩着她的乳峰,腰部用力,将羽顶了起来。「啊,老公,继续!」羽伏在了我的身上。连续顶动了几十下,我双手环住羽的背,坐了起来,一边耸动着下体,一边低下头将羽的乳房纳入口中,一会儿用舌头在乳房上划着圈,一会儿在乳房上咬出个不轻不重的齿痕。羽紧紧地拥抱着我,大声喘息,香汗淋漓。

  「老公,让我来!」突然,羽一把将我推倒,双手极其用力地按住我的胸膛,犹如骑马似的前后摆动着身体。羽的脸越来越红,口里止不住地发出愉悦的娇喘,腰肢摆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我感到阳具就像是被一个吸管给套住似的向外抽取着。「老婆,慢点儿,我不行了,停一下!」

  我抓住羽的手,试图让她停下好缓一缓。可羽犹如陷入癫狂似的将我的手按在两边,拼命地扭动着她那苗条纤细的腰,我从来没有想到羽娇小的身体里居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我实在忍不住了,跟随着羽的扭动,我也开始耸动起来,两个节奏很快的融合在了一起,我和羽就像在狂风暴雨中的游船中一样上下颠簸。

  终于,我控制不住,精关一松,一道道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浇灌在羽的体内。也许是被精液所刺激,羽突然高叫一声,浑身颤抖着,大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我的阳具就被钳子紧紧地夹在羽的阴道里。大概过了十秒钟,羽才不再颤抖,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和知觉,一头倒在我的怀里。

  我任由羽压在我的身上,一动也不动。射完精的阳具虽然变软了,但还是留恋地停留在羽的身体里。过了好一会儿,羽才悠悠醒转,「老公,我被弄死了!」她没有动,伏在我的身上说道。「嗯,宝贝儿,辛苦你了。」我轻轻地抚摸着羽光洁挺直的后背,安慰道。

  「是不是特别舒服啊?」「嗯,老公,我感觉自己就像在天上飞一样,整个人都浮了起来。原来做爱竟能这样的美妙。」羽回应着,微微扭动了一下翘臀,我的阳具失去了力量,软哒哒地滑了出来。

  「老公,就让我这么趴着好不好啊?」「嗯。」我双手在她的背上交叉,将她牢牢地抱住。「只要你愿意,想趴多久都可以。」没想到,没有回应,耳边却响起了轻微的鼾声。「累坏了啊,我的小可爱。」我自言自语道,就这样抱着羽,我也进入了梦乡。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