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奇迹】(22)作者:剑走偏锋1219   另类小说 
字数:54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22生日快乐

   「早~」

   齐霁甜甜的一声『早』,吓了胡蔚一个魂飞魄散。

   你问为什么?

   试想,大清早,你,迷迷糊糊睁眼,然后就瞅见一双闪烁的星星眼,一张咧 开到耳根的嘴,蓄谋的跟你说声:早!还带着颤音。你害怕吗?

   「你……」胡蔚拧脸。

   「是不是很香?」

   「啊?」

   齐霁又凑近了胡蔚一点儿,「用的柠檬草的浴液~」

   让齐霁靠过来,胡蔚稍稍欠身看了眼闹钟:九点过一刻。闹钟旁边还多了一 个花瓶,插了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

   这……这什么路子?

   齐霁心满意足的蹭着胡蔚。今天是胡蔚25岁的生日,这一天胡蔚推了所有 工作上的事儿,休息。齐霁七点就醒了,醒了就睡不着了,睡不着就开始折腾了。
   先是刷牙洗脸刮胡子,后来感觉不够消磨时间,就洗了个白白,再后来发现 还是太早,就牵着猛男出去遛。早市上的花儿特水灵,于是乎齐霁就扛回来一大 束。

   再之后吧胡蔚还睡着,齐霁想想又脱了衣服上来了,瞪着大眼睛等着跟胡蔚 说早安。

   本来吧,早起小兄弟就精神,结果齐霁这么贴着胡蔚蹭,他那小兄弟就愈发……

  「生日快乐~」

   「你昨儿晚上就说了。」

   「……说完我不就睡了嘛。」

   「你不睡想干嘛?」胡蔚说完,起来,裹上睡袍,去了卫生间。

   上了厕所,挤牙膏刷牙,一边刷胡蔚一边回想刚齐霁那表情──怎么那么像 思春期的猫?不是大早清儿就惦记胡搞吧?

   待到胡蔚出来,齐霁仍旧是维持刚才的姿势窝在被子里。

   「不起?」摸过床头柜上的烟,胡蔚点燃。

   「……今天,怎么安排?」齐霁开腔了。

   胡蔚低头瞅着齐霁,一般来说,以他对他的了解,齐霁这么问,目的不在这 个『问』,而是想要表达陈述。这跟胡蔚的性格密不可分,无论齐霁问什么,他 都随便无所谓,结果就导致了齐霁出ABCD几个选择,然后胡蔚选个。其实 『选』胡蔚也不是那么上心,只是这要都不选……等着别扭敲门吧您。

   「来几个提议。」

   「我是这么想的。」齐霁裹着被子起来靠在了床头上,摸过自己的烟,对着 胡蔚叼着的那颗就点了起来,「计划一呢,是……一会儿热烈的那个一下,中午 简单吃点儿东西,下午去海底世界,傍晚去看电影,看完还可以逛逛街,然后用 餐,之后回家。这个比较悠闲。」

   「嗯,计划二?」

   「计划二是,一会儿热烈的那个一下,然后咱们开车去郊区,泡泡温泉,吃 吃饭,简而言之农家乐!这个也比较悠闲。」

   「嗯,计划三?」

   「计划三比较紧张,一会儿热烈的那个一下,之后收拾收拾去火车站,哪儿 的票买起来方便就去哪儿看看冬天的海。」

   「……」

   齐霁美滋滋的陈述着,猛一抬眼皮看见胡蔚一张苦瓜脸,惊了。

   「都不好?」

   「说说计划四。」

   「计划四是……一会儿热烈的那个一下,然后组织去滑雪。」

   「……你……」

   「哈?」

   「我觉得吧……」胡蔚碾灭了烟。

   「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踊跃发言!」齐霁挺高兴,胡蔚难得能表态一次。
   「我觉得就是……」胡蔚拿过了齐霁手里的烟,碾灭在烟灰缸里,「现在就 起床,然后一二三四选项都可以。」打齐霁跟他说话不磕巴之后,胡蔚倒是愈发 的怀念起齐霁磕巴的时候──说不出来也比说出……很神奇的话强。

   「……」齐霁不满的盯着胡蔚看。这人怎么可以这样!他暗示的很明显了唉!
   他还,他还……唯独去掉了──热烈的那个一下。要知道胡蔚平时那么忙, 这个事儿总是睡前匆匆解决,而且多数时候手口并用十分钟就可以解决他= = 这 让齐霁很不满,觉得很公式化很不浪漫很有糊弄事儿的嫌疑。更直白的解释齐霁 的设定,那就是一二三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二三四之前的那档子事儿。可惜 吧…

  …就这个被一笔划去了。齐霁如此暗示(其实这得算明示了,还是明白到不 能再明白的明示)也是因为,挺久了,他没让他进入过他,这让齐霁不爽,倒不 是说非要怎么怎么样,关键是这个怎么怎么样有个地位问题。齐霁这些天总在不 经意间感觉他快要握不住胡蔚了。这个握不住不是床上谁上谁下这么简单,这方 面齐霁没什么特别的坚持,这个握不住在──他总是隐约觉得,他会失去他。无 疑,胡蔚的生活蒸蒸日上,他又要融入那个光鲜亮丽的世界了。而齐霁,却只属 于一个安静淡泊的空间。他与他,不是一类人,他较之于他,太过优秀。

   「起啊。」胡蔚托着齐霁的背,往起推他。

   「你存心的……」齐霁爬出被子,愤愤的换衣服。

   「嗯,对。」胡蔚呵呵的笑。

   「你还对!」齐霁瞪着镜子里那张脸,咬牙切齿。

   「怎么不对?」胡蔚贴上了齐霁的背,手按住了那双系衬衫扣子的手,「晚 上比较好吧?想想看,晚上你去洗个热水澡,出来看见屋里点着蜡烛……」
   胡蔚一边说着,手一边往下滑,钻进了齐霁的睡裤。毛茸茸的小象被触摸到, 齐霁激灵了一下。

   「蜡烛摇摇晃晃的,我就一点一点的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床头柜上大约有一 块儿没吃完的蛋糕……」

   胡蔚性感的声音萦绕在齐霁的耳畔,手很有规律的套弄着手里那头小毛象。
   齐霁觉得自己快要没了力气,就那么靠在了胡蔚的胸口上。

   「蛋糕上的奶油白的无比的诱人,草莓作为点缀让人舍不得它失去新鲜的光 泽……」

   「胡蔚……」齐霁的喘息粗了起来。他到底想干嘛?

   「怎么能让它一直新鲜呢?那就吃掉它,红色的汁液顺着你的嘴角淌下,奶 油也不能浪费,是不是?就慢慢的涂在你的身上……」

   「胡蔚……你……」

   「涂在哪儿呢?胸口?」随着话语,胡蔚的左手捏上了齐霁胸前的小小颗粒。
   「嗯……你干嘛……」

   「是啊,干嘛呢?」

   「你别闹……」

   「奶油是不是很滑呢?是不是涂在皮肤上更香甜?你是不是想我尝尝?单单 是胸口吗?下面那话儿……」

   胡蔚的色情故事没讲完,齐霁就弄脏了他的手和自己的睡裤。

   齐霁的胸口起伏着,难以按捺住那欲望过后剧烈的喘息。

   「看吧,早上热烈的那个一下的结果就是,你一定敏感的超不过五分钟。」
   胡蔚低头啃咬着齐霁白皙的颈子,呼吸的热度围绕在齐霁的耳根处。

   「你……」齐霁说不上来自己是气愤还是懊恼。

   「我分析以为,你是想上我,如果我估计错误的话,」胡蔚说着,把齐霁撂 倒在了床上,「继续?我保证你满意。」

   齐霁恍惚的看着胡蔚,有那么一霎那完全想爱谁谁了,可最后关头,理智提 醒了他:本末倒置了= =

  「晚上我肯定……」齐霁推开了胡蔚,「我肯定……」

   「嗯,你肯定不像刚才那么敏感了。」

   齐霁无比的想骂人,可惜,从小到大他不擅长这项技能。

   又把自己洗了一遍,齐霁选择了计划一,跟胡蔚俩人出门去了海底世界。站 在水下隧道里,仿佛置身海底,形色各异、近在咫尺的海洋生物于四周游弋。经
   验丰富的潜水员和巨大凶猛的鲨鱼嬉戏、小巧玲珑的海马在缤纷的珊瑚丛中穿梭
   ……他们跟太多叫不上名字也未曾认识过的海洋生物展开了奇异的旅程。
   出来的时候早已过了午餐时间,可谁都没有去用餐的意思,于是乎趁着不是 周末人少,二位奔赴了百货公司。齐霁从来想不到胡蔚的工作是这么直观,就曝 露在众人眼下。不少从橱窗前路过的人都要回眸再瞻仰。透明玻璃上映出的K。
   LO格外的醒目。以前齐霁从不认为橱窗是有生命的,但是这次驻足凝望, 推翻了他的陈旧观念。模特也好布景也罢,那个小小的橱窗世界,也是一番世界。
   「不冷啊?进去啊。」被齐霁那么瞪着自己的『杰作』,让胡蔚挺心虚的。
   温屿铭那么苛刻挑剔的人说啥不客气的话胡蔚都不怎么紧张,可他却不知道 齐霁的注视为何让他紧张了起来。

   「了不起的工作啊。」齐霁笑着仰头,那温暖的笑却让胡蔚不好意思了。他 从不认为非专业人士的认同感有什么意义,可这个刹那,那种认同感让他得到了 满足感。

   宽敞的试衣间里,齐霁把领带挂在胡蔚的脖子上,胡蔚把帽子按在齐霁的脑 袋上,俩人哈哈的笑,像两个捣乱的孩子。他们都察觉到,原来,有个人在身边, 生活会变得完全不同。接吻的时候,小姐在试衣间外敲门说找到了合适的siz e,谁都听见了,却都当作没听见。安抚满脸阴云的小姐的方法是:齐霁买了一 条领带一件衬衫给胡蔚,胡蔚买了顶帽子给齐霁。

   电影这项日程被cancel了,取而代之他俩在蛋糕店买了个大蛋糕。齐 霁隔着窗子看糕点师流畅的操作,结果脸红的跟苹果似的。没辙,早上那色情构 想这会儿还没散去。

   晚饭还是胡蔚掌厨了,齐霁本不同意,可无奈胡蔚的话让他无可反驳──有 什么比能跟家更自在更美味的吗?是的,没有。有什么能比得上胡蔚的厨艺?有 什么能比得上二人世界?

   晚饭猛男和小纯跟着沾光了,都吃的肚皮朝上。一切都很好,好的不知道还 能怎么再好,好的比那蛋糕还甜。直到……

  胡蔚遛狗的时候齐霁在布置蜡烛,后然胡蔚的手机响了,齐霁拿过来看看, 短信提示:收到新邮件。明明白白的显示──温屿铭。

   「你邮件。」

   胡蔚牵着猛男进门就接到了齐霁扔过来的手机。

   「啊?这会儿?」

   「嗯,刚你手机提示的,你去看吧。」

   「哦,行,那你等我一会儿。」

   「好,我去洗澡。」齐霁说着往浴室去了。

   胡蔚进了书房,把本子连线,开机。邮件是温屿铭发的,挺简短的生日祝福, 附带贺卡一张。

   胡蔚笑了笑,点了颗烟。小纯这会儿扒开门进来了,叼着小耗子瞅着他。
   「得,玩儿。」胡蔚起身,走过去,拿过小耗子逗着小纯往客厅去了。刚才 的邮件下面还有一封未读邮件,标题是:抄送。胡蔚想想算了,公司的抄送看不 看两可,全是废话。

   等齐霁出来换胡蔚去洗了,小纯已经趴在了沙发上。齐霁关了客厅的灯,看 见书房还有灯光从门下透出来,无奈的摇了摇头──胡蔚又忘了关灯。

   进去,别说灯没关,本子的指示灯还一闪一闪的。齐霁过去,在触摸区点了 两下,想帮胡蔚把本子关上,却发现邮箱还没有登出。这是用还是不用了?他出 来时候胡蔚是在逗猫啊……

  邮箱一页显示20封邮件,齐霁看了看,百分之八十发件人都是温屿铭。最 上面一封标题叫做:happybirthday。你要让齐霁说他没不舒服, 那肯定是违心的。虽说他们是同事吧,虽说这是工作邮箱吧,可是信件往来也…
  …有些太频繁吧?齐霁哪里知道一张图他俩提交审核提交审核就得数次?齐 霁哪里知道没用的邮件胡蔚看过就删除?他只知道这个人总给胡蔚打电话,没时 没晌的。他只知道这个人会在工作以外的时间约胡蔚,打着工作的名义。他只知 道…

  …但,无论他知道什么,无论他怎么不舒服,齐霁也不是个会随便看人邮件 窥视人隐私的人。可惜……

  那封叫做『抄送』的未读邮件的黑体字混在一群已读邮件里格外醒目。那也 是这页上鲜少的几封不是温屿铭发送的邮件。

   「本子还用不用了?」齐霁出来,敲了敲浴室的门。

   「嗯?什么?」水声停了下来,胡蔚应和着。

   「本子还用吗?」

   「啊!我又忘了关了!」

   「对,邮箱还开着,有一封未读邮件。」

   「叫抄送是吧?」

   「是。」齐霁叼着烟,眼睛瞅着缩在窝里的猛男。

   「帮我删了吧,然后关机。」水声又响了起来。

   「你不是还没看呢嘛!」

   「没用的,抄送的基本都是垃圾邮件,直接删就行。」

   齐霁踱步回了书房,勾上选项,选择删除。可删除前还是不太放心,于是就 点开看了一下,想帮胡蔚确定这是没用的垃圾邮件。结果……

  邮件正文就一句话,标准字体:温sir胡蔚。

   齐霁没道理不点开那个附件,齐霁也没道理看过之后不失神。

   胡蔚擦着头发来喊齐霁的时候,齐霁已经将那封信扔进了垃圾站并清空了。
   「喊你呐!」胡蔚拍了下齐霁的肩膀,「诶?怎么还没关?半天你干嘛呐?」
   「哦……发呆……」

   「哈?」

   「呵呵,好像今天出门累着了,走路太多。」齐霁说着关闭了胡蔚的本子, 然后跟胡蔚擦身而过走出了书房。

   累了?不能够吧?就走走路就累了?莫名其妙。胡蔚犯晕。

   琢磨了一会儿,胡蔚擦着头发也进了卧室,蜡烛都没有点亮,齐霁那边的床 头灯还黑着,自己这边的床头柜上有个小盒子,包装的很精致。

   「准备什么礼物了?」胡蔚乐呵呵的爬上床。

   齐霁没吭声。

   「神秘一下?」

   「你自己看吧。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齐霁拉严了被子。

   「你这是害羞啊,还是要睡了?」

   「睡。太累了,你也早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这是报复吗?」胡蔚凑了过去,拉齐霁的被子。

   「什么啊……」

   「你说什么啊!你不是为早上那事儿吃心吧?」

   「胡蔚,我真的很累。」

   这句一出来,胡蔚觉察到这不是一场玩笑了。这人怎么搞的,忽然就来个变 脸?又怎么招他了?我招他了?我好好的怎么招他了?难道是花儿拿出卧室他不 乐意?没办法啊,再久就花粉过敏了!亦或是晚上没买到新鲜的虾?不对啊,虾 球他也挺喜欢吃的。再要不然?啊,啊,是不是因为又忘了关灯?不至于吧!
   索然无味的拆了盒子,是一对袖扣。

   胡蔚也不大高兴了,随手放回了床头柜上,躺下,关灯,睡觉。

   齐霁听着胡蔚的动静呢,他没睡,他怎么可能睡的着?那照片足够他三天三 夜睡不着都富余。那就是温屿铭吗?那个高个子亲吻胡蔚的人?他的上司?照片 拍的不是那么清楚,却足以反应出二人的行为。温屿铭挡住了胡蔚的脸,可那长 发不是胡蔚还能是谁?背景一片奢靡的场景,红男绿女暧昧灯光。你怎么能这样 呢?这就是你的交际应酬吗?这就是……你的生活?

   盒子被扔到床头柜上的声音反复的在齐霁脑中回响。选那对袖口的时候杭航 还在嘲讽他小媳妇嘴脸,那天他还对杭航说了自己跟胡蔚一起很开心。呵。
   胡蔚也没睡,他来回来去的翻身,湿漉漉的头发让人的心情跟着潮湿。他就 真不明白齐霁什么路子了,好端端的忽然就这样,连平时一定要给他吹干的头发 今天他都不管了!这什么毛病?不是一两次了,胡蔚察觉到齐霁忽然而至的不自 然与别扭。齐霁从不会说出自己的想法,阴转晴也都是自我调节,似乎,他的内 心,从不愿与别人分享。胡蔚本是不在乎的,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始搞不懂 不在乎的定义了。不在乎的话,干嘛睡不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