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放纵的人妻   人妻小说 

需要放纵的人妻

我对婚姻生活已不存有任何幻想,我,一个公认的美女,嫁给一个广告总监
八年,过着欲求不满的生活。我老公汤姆奇马克喜欢我当他事业上的装饰品,他
要我去一狗堆无聊的鸡尾酒会,陪他出差,还要赔他去一海票慈善宴会,好让他
看起来是个重要人物。我的生活已被这些无聊的琐事塞满了。

  甚至我偶尔还要到他办公室晃一下,扮演着爱他爱到不行的老婆的角色。所
有这些举动都是为汤姆的利益出发的。

  某天,我想我受够了。我从我们两个人的共同帐户里,提出一大堆现金,然
后打包开车上路。至於为什么会翘家,可能是我突然染上旅行热,或者是我想不
让自己发疯而决定的吧,反正我也搞不清楚。

  我这样做,这绝对是我跨出了我这辈子二十九年来最勇敢的一步。

  离家越远,我觉得越开心。一想到如果我在继续过那种日子,我就快发疯了,
我还有我人生的黄金年华要过,而重新规划生活倒是最重要的。

  我曾想过离婚,但犹豫不决。而当我把好几箱行李拖到我敞篷宾士车的行李
箱时,我不确定我下一步要怎么做。离开的刺激感压倒了终止婚姻后的不确定感,
好像我已经到达忍受的饱和点,所以才选择脱身吧。我打算换个住所,好发动离
婚的法律程序。

  我留了一张告别的便条给汤姆,提到我从共同帐户里提出现金及想要出国去
玩的念头。我被共同帐户里的存款数字着实吓了我一跳,在我们婚姻生活里,汤
姆负责管帐,他僱了一个全职的财产管理人来处理,同时到处吹嘘他多元化的投
资理财,能有效地运用各种投资项目来让财产稳定增加。我觉得我领取的额度,
并不会让我觉得有什么好亏欠他的。

  我所追寻的自由似乎很公平,我忍受他单方恣意的不在家,也常常觉得他会
制造一些别有用心的藉口,然后冷落我一个人。他衣服上的香水味还有唇膏印常
会无意中透露不少讯息,但我并不会因为他在外面有女人而生气,我对他的热情
很久以前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我没给他任何足以联想到我去向的资讯,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而现在车速正随时间的过去,拉长了我和他的距离。

  我特别想要去探索的其中一件事,就是爱。我的需求很大,部分可归责
於汤姆专注工作,他把注意力放在他管理的帐户,还有他的秘密情人上,而不是
在我身上,我的需求常不能获得满足。

  我渴望有很多男人。沉迷於男解剖学的我,白日梦作的都是我曾遇过男人
的裸体。第一步是先在脑海里把他们衣服一件件剥光,然后我幻想的画面是他们
用动物获得满足的姿势,满头大汗地在裸奔。

  吊男人对我不成问题。身为波兰人后裔的我非常漂亮,因为我几乎不用化妆,
我的蓝眼闪烁着诱人的火花,根本不需要睫毛膏或其他化妆品来衬托;唇膏也很
少在我丰润及感的嘴唇上出现;我的一头金色长发自然垂到我肩膀上。

  我常去健身俱乐部,使我的身材保持在极佳状态。我40- 26- 32的身
裁,通常覆盖在让人眼珠看了会突出来的装束下。如果我穿上三点式泳装,能在
海滩上引起动。我修长的双腿在没穿丝袜的情形下,看起来依然光滑无瑕。

  我没任何目的地,只朝西走。拉斯维加斯、雷诺及洛杉矶绝对比芝加哥有趣,
我没欠别人一毛钱,财务上也完全自主。

  在方向盘后撑了一整天,我停在一间不错的旅馆,钱不是问题。我要的是奢
华,不是方便。

  我让自己好好享受了两个钟头的泡泡浴,懒洋洋地躺在美丽的泡沫里,我好
想做爱。开了十个钟头的车,忍受车子的震荡,以及炽热的阳光,使我产生这种
绮想。我的肉洞急需一个男人来把它填起来。

  干嘛不这样做?我老公到处疯狂鬼混时,我不是被丢在汽车旅馆当寡妇吗?

  我也想要属於自己的欢乐。

  因为想要吊男人,我要好好打扮一下。在我所有的行李箱里,我带了三点式
泳装、迷你裙还有感罩衫等感陷阱衣物。如何吊上男人,我瞭若指掌。

  低开领高下摆的黑色洋装最能突显我身裁上的优点,因为这样可以完美地展
现出我的大奶子,还有光滑无瑕的修长双腿,再加上一双细跟高跟鞋,就是勾引
男人的最佳装束。我让金色秀发披散在肩膀上,可以展现我美丽的脸。我像一头
准备扑杀猎物的雌虎。

  我最后一步是拿下结婚戒指,把它丢进皮包里,因为我不想对任何潜在的
伴侣投射出任何错误讯息。

  我一进旅馆的会客室,室内温度立刻升高好几度。所有的女士们一看到我,
就流露出嫉妒的脸色,男士则明显地窃窃私语,这种现象更增强了的自信。

  我坐上一张高脚圆凳,对酒保作声,勾了勾手指,几秒钟后我要的白葡萄酒
立刻送上来。在我掏钱准备付帐时,一位黑发的种马帅哥出现替我埋单,后来,
一杯接一杯的,有不计其数的男士们买酒请我。

  在我把杯子送到嘴边前,我发现旁边有两个垂涎我姿色的男人,其中有个二
十四五岁的金发小子正对我眨眼,他的身裁壮硕健美,四肢肌肉纠结,胸膛结实
宽阔,他坐上我旁边的高脚圆凳,喝了一大口破,直接打量着我。我能从他斜
射而来的目光中,发现里头的含意。这些含义我都知道,是某种原始的暗示,但
对打开双方僵局来说,是必要之恶。

  最后,他发话了:「在这么热的天气,你喝那些是降不了火的。」

  我轻噘嘴道:「我想你有比较好的方法吧。」

  「在我房间里有。」

  难道他不能再直接一点吗?但「我们去干吧。」虽然更直接,但略带着点粗
鲁的语言比较适合周遭的状况,毕竟我们现在在一间由美国良民所开设的第一流
的三星级旅馆里。 .

  我喜欢男人用他们的能力来挑逗我。不论他们用的是令人咋舌的语言,或
者仅仅用强烈的眼神接触所传达的讯息,我都照单全收。

  我不慌不忙地问道:「干嘛那么急?晚上还长着呢。」

  「我们带一瓶上楼好了。」

  「我喜欢这里的气氛。」

  他靠过来道:「我们干嘛不直接解决上床的事呢?」

  我笑道:「真的吗?」我的金发仰慕者开始进逼了。我很快地评估他一下。

  这个傢伙金玉其外,至於是否能达到我的目标仍有待观察。我瞄了一下他裤
裆,道:「嗯,你里面藏了一只大象吗?」

  他脸上出现一抹慵懒的微笑:「我的傢伙可以充分满足整晚都要的女人。」

  在我继续和他嬉闹时,有个傢伙加进来。他身裁高大,一头黑发,满面虬髯,
身上肌肉可和我男伴匹敌,跑来保护我。

  他皱眉问道:「这个痞子在扰你吗?」他的大拇指朝着他自己,一副有种
就跟我单挑的架势。

  「一点也没那回事。」

  我的金发男伴应道:「滚你妈的,老子先把到她的。」

  他接着道:「兄弟,要不要去外面一决高下?」同时握紧了拳,大臂上的二
头肌跳动了几下。

 ∑保作声了:「这儿不准闹场,你们都知道规矩。」

  我闪身滑下圆凳,抓起了包包,道:「我完全同意,干嘛不把那些凶猛的男
精力用在比较有建设的用途上呢?走,到我房里去。」

  当我和金发男提姆接吻时,虬髯客唐解下我衣服。他的呼吸使我后颈部倍加
温暖。接着,他把脸埋在我后颈部,再沿着我脊椎吻下去,我全身兴奋地颤抖着。

  提姆和我舌吻着,盖住我的呻吟声。

  唐把我的奶子从胸罩的拘束中释放出来,我的乳头在他轻柔的旋弄中渐渐硬
挺。他的呼吸使我欲越来越高昂,他轻捏着我乳头带来的快感,一阵阵的横扫
过我全身。

  提姆抽出舌头,突袭上我硬挺的乳头,从他舌尖的探索里,我爽昏了,根本
没有办法随着他舔逗的角度,调整我乳头的位置。他的舌技,让我非常满意,而
他噙着一口口水,含住我乳头,再用舌尖打旋的这招,使我目眩神驰。

  唐则在我小屄上用功,和提姆一较高下。我感觉到他在我身后一路向下吐气,
分开我屁股,轻探我柔软的臀沟,他指尖的力道让我更兴奋,然后突然把舌尖探
入我屁眼里,接着用蠕动的舌头分开我的阴唇,小心翼翼的磨擦我阴道壁,舔得
他满嘴都是我的蜜汁。从他咕嘟的吞嚥声,想必他非常高兴。

  我受不了下身所受到的服务,我身体挺向提姆,他一把把我抱住,让我动弹
不得。他双手各套住我一个奶子,继续交替舔着我乳头。在他的攻击下,我爽得
天旋地转,他再用齿尖轻搔我乳头。这种「刀尖上的舞蹈」,再加上湿热的唾液
浸润,爽得我一直呻吟。

  同时和两个男人做爱的新鲜感,彻底解放了我的欲。虽然几乎没有过去的
经验可以参考,但我还是很有信心,能同时满足他们两个。

  提姆脱下裤子后,老二硬挺得几乎撑破他内裤,看到他这么大的傢伙,更让
我飢渴难耐,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一把握住它。

  我一把扯下他内裤,他老二立刻朝我嘴吧弹过来,我津津有味地轻舔着他又
圆又大的龟头,他对我轻柔的舔舐,有相当剧烈的反应。我绕着他阴茎上突出的
龟头冠轻舔,然后轻舔着阴茎上突出的血管,用口水吹成泡泡,然后让它在阴茎
上炸破。再用手握住他阴茎根部,稳定地套弄着,而我舌尖滑过他阴茎的每个地
方后,我转到他阴囊。它上头的男味道及阴毛更激发出我的官能感。

  唐则在我腿间用功,他双手捧着我屁股,头紧贴着我下腹部,把我舔的穴汁
直流。他舌尖先绕行着我阴核周围,然后再舔上它。我低声轻哼着,穴汁流得他
满嘴都是。他用穴汁化成的丝套在我阴核上。

  我想含住提姆的龟头,但起先我不敢含得太多,因为唐专家级的舌功,几乎
让我含不住,我泄得他满脸都是,他则把我的淫水统统吞下,仍意犹未尽地继续
舔着我,搞得我只能轻轻含住提姆,并移动我的嘴唇和舌头来满足他,然后我用
嘴轻扯他龟头,让他爽得直翻白眼。他鹹鹹的前列腺液溶化在我舌头上。我把他
老二多吞进了一吋,然后舌尖又在他阴茎上的血管快速地滑动。我集中精神,全
力对付我面前的这根硬屌,从顶端直舔到根部,他则在我这种甜美的压力下,兴
奋地直打颤。

  我口手并用完美地爱抚着他每一吋阴茎,不时让它滑过我嘴角,它上头沾满
我的口水,搞得湿湿滑滑的,滴的他整个阴囊上都是。我继续上下玩弄它,一会
儿抓着它猛套,一会儿含进嘴里猛吸。他的阴茎在我热情的爱抚下胀到不行,上
面的皮肤热腾腾地紧绷着。

  唐在我下身的动作,搞得我神驰物外,他啪搭啪搭地短舔让我昏昏沉沉,他
舌尖一路探入我阴道,抽回时刮出不少蜜汁,我在他这种爱的钻探中喘息着。我
的小屄把他舌头夹得紧紧的往内吸,吸到他鼻子紧紧抵住我的耻骨。好不容易过
了一会儿,他嘴唇找好位置,开始吸吮我阴唇,吸到我高声尖叫,穴汁从我颤动
的小屄中狂涌而出。他猛舔我颤动的阴道壁,舌头浸入蜜汁流中,他的舌头仍然
继续我的屄缝。

  提姆一边捧着我的头压在他老二上,一边道:「宝贝,把我老二含到底,让
我看看你吞得下多少。」

  我张开嘴,慢慢往下吞时,感觉到唐美妙的搔舔。我握住提姆老二,用大拇
指轻触它上头突起的血管,它慢慢滑进我嘴里,我用蝮蛇吐信的方式轻点他快要
射精的老二,同时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爽得腰往后缩,随即猛力一挺,大龟头猛
冲过我上硬颚,滑到我喉咙里,但我注意到,我还有一大部分要吞下去。我顺着
吞入的程度调整呼吸后,嘴唇一吋接一吋地靠近他老二根部。

  他轻拍我脸,怪声道:「对,就是这样,快含到底吧!」

  我被他粗大的老二哽到,发出乾呕声。我指尖仍在他老二上突起的血管滑动,
同时完全放松喉部最后端。他开始在我喉咙里抽送,我轻轻地吸吮,挑战他的精
关。

  他毛茸茸的下腹部紧抵我的脸,喊道:「用你的嘴让我射精吧!」

  我照他的话做了。我在他耻丘部位扭动着头,搞得他呻吟得越来越大声。我
发现他快射精时,我退到他大龟头上,好让我嚐嚐他精液的味道,结果他只不过
缓缓流出几滴精液,但它的鹹味让我回味无穷。

  唐的搔舔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他仍然用柔软的舌尖搔弄着我粉红色的阴唇。

  他的口水弄湿了我屄缝,并且给我的小核带来些微的刺痛感。他不止舔我小
屄,我的屁眼他也舔,这种舔法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但唐作起来却没有丝毫犹豫。
他分开我的屁股,舌头钻进我屁眼里,爽得我直哼哼。这种搞法真是太美了。

  提姆把我往他上靠,不让我的嘴空下来。显然他想继续享受我美妙的箫
功。他反覆推着我后脑勺,使我瞭解他急得想要我再把他含进去。

  我除了吸他以外,时而套弄他,时而爱抚他阴囊。我轻柔像羽毛般的爱抚,
搞得他急剧地扭动身体。当他老二晃动得太厉害时,我就会把嘴从他老二上移开,
去舔他阴囊,在上面留下一层薄薄的口水。我口水在他紧绷的阴囊上滋滋作响。

  他猛然吸了一口气,道:「我喜欢你吸我的方法,快感中途不会中断。」说
着,他又深深抵进我喉咙,直到他阴毛搔到我鼻子。等到他呼吸回稳后,他慢慢
又从我喉咙里抽出来,又道:「天啊,橠我多么喜欢插进你喉咙里。」

  唐舔滑我屁眼,我就已经料到他下一步想干啥了。他刚一舔完,就很快地在
我身后调整好位置,接着他用双手大拇指分开我颤动的屁眼,我的屁眼立刻箍紧
他突然插入的。

  提姆喘道:「对,就这样,把整根都插进去!」

  唐慢慢把插进我屁眼里,当他整根巨屌开始佔据我的直肠时,我爽得嘴
吧松开,高声喊叫,从提姆的老二上滑下来。我屁眼紧紧套住唐的挺送不放,
直到他卵蛋挺到我颤抖的屁股,我才知道他整根都插进来了,他阴毛搔得我屁股
好舒服。

  唐一边抽送,一边低吼道:「这屁股是我的,噢,我要插到我插不动为止。」

 §感强到我几乎昏过去,他不仅只有抽送,他还用一根指头磨我阴核,带给
我另一波快感。这种轻轻揉弄阴核所带来的快感驱走任何的不适感,虽然我通常
能享受肛交所带来的快感,但一边肛交一边揉弄阴核,更增加了这种快感。

  提姆一边问道:「宝贝,你喜欢大插你屁眼吗?感觉怎样?」一边自己
打手枪。

  我咬紧牙关,应道:「爽毙了!」那根大在我直肠里一波波地钻路前进,
我忍不住了,迎头挺向那根大:「噢!」

  提姆把他的老二滑进我乳沟后,开始抽送。他道:「我要干这对大肥奶。」

  从我大奶子间露出一大截后,他呻吟道:「天啊,真软。」

  我呻吟道:「噢,天啊!」边看着他的大龟头不时在我大奶子间隐而又现。

  我在他上的口水,增加他抽送的湿滑度。他的大兴緻勃勃地在我湿
滑的乳沟抽送的同时,我快乐地呜咽着。

  我身后的唐,则尽力在我屁眼里抽送,他的阴囊一直撞击我屁股,他抽回后,
又在我小屁眼里奋力开路前进,它像一张飢饿的嘴紧咬着他不放。他奋勇的
挺送使我淫大起,要不是他手指的颤动让我还留着一点意识,我可能早就爽昏
了。我阴核在他挑动下,越胀越大,而淫水流到他指尖都起皱纹了。

  提姆用大姆指轻揉我奶头,带给我全身一阵阵颤抖。在我乳间继续抽送时,
他的蓝眼睛盯住我不放。

  提姆的滑到我嘴前,然后快速地抽回,我伸出舌头,轻舔着他的龟头。

  他爽得咬紧牙关,露出一口洁白牙齿,我在他前挺时,继续刺激他。他的呼
吸越来越急促,已经到了快要射精的边缘。

  唐的继续在我屁眼里甜蜜地肆虐着。我爽得几乎想不起来他用来肆虐我
的竟然是根巨屌,研磨着我撑到最大限度的屁眼,还在我直肠里翻搅。它每戳一
下,就越搞得我因快感而眩晕。

  我把提姆的龟头舔得又紫又大,他的呼吸越来越不规则,边抬头吸气,边顶
我的乳沟。蓦地里,他射精了,我因为爽得太虚,而没办法把头转开,结果射得
我满脸、满嘴还有奶子上都是精液。

  唐顶到最后,开启了我的高潮之门,并为我们的交划下完美的句点。他顶
进最后一下时,我被快感佔据的身体贴着他颤抖着,在他怀里达到高潮。

  这场爱的风暴终於结束了。

  高潮平息后,唐才从我肛门里抽出老二来。我肛门的收缩,终於让他射精了,
他高声号叫,射在我摇摆的屁股上。我松了一口气,倒在提姆身上。唐射完后,
也不支地倒在我身上。

  我们三个倒在一起,懒散地享受事后的余韵。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本地聊天室轻松约
评论加载中..